IFRX最新消息

IFRX報告關于IFX-1治療化膿性汗腺炎的SHINE試驗
開放標簽擴展(OLE)部分的積極結果


  • 16周HiSCR應答患者中有70.6%患者在全部40周的試驗中均保持應答;無應答患者中有41.8%的患者成為應答患者(治療結束時,總HiSCR率=56.3%) 

  • 78.2%的OLE患者完成擴展期試驗,所有炎性結節明顯減輕

  • IFX-1長期治療的耐受性好,未出現藥物相關的嚴重不良反應

  • 溝通詳細信息和公司戰略更新的電話會議定于11月7日美東時間上午8點/歐洲中部時間下午2點舉行


       IFRX于美東時間11月6日發布消息:報告了IFX-1的SHINE IIb期試驗的開放標簽擴展(OLE)部分的結果,該試驗研究了IFX-1治療中重度化膿性汗腺炎(HS,一種治療方法很有限的痛苦的慢性炎性皮膚病)的安全性和有效性,IFX-1是全新人源抗補體因子C5a的單克隆抗體。今天公布的數據來自完整的9個月試驗周期(40周)結束時的快照分析。
 
       最近報道的SHINE試驗在16周研究時間之后,共有156名患者進入為期6個月的OLE期。SHINE試驗是一項隨機、雙盲、安慰劑對照、多中心IIb試驗,共入組179例中重度HS患者,分為IFX-1(最小、低、中、高劑量)和安慰劑對照組。主試驗未達到使用化膿性汗腺炎臨床反應評分(HiSCR)作為指標的劑量相關性藥物有效的終點。
 
     (HiSCR:根據HiSCR,應答患者中,膿腫和炎性結節的計數(AN計數)至少降低50%,膿腫和引流瘺管計數不得超過基線計。該分數不計算引流瘺管的降低計數)
 
       參與該試驗OLE部分的患者仍然對其初始治療方案保持盲法,根據16周的HiSCR,被分為兩組:應答患者組和無應答患者組應答者組。應答患者組使用每4周800毫克IFX-1的劑量,以研究他們是否保持應答;無應答患者組使用每2周800毫克IFX-1的劑量,研究他們是否變為應答患者。此前最小劑量組或安慰劑組的患者分別接受一或兩次額外800毫克輸液。

圖片1.png

        圖1:試驗設計方案             
 
     

        進入OLE部分的156例患者中,反應應答組72例,無反應應答組84例;156例患者中,共有122例完成OLE期(78.2%)——反應應答組93.1%(n=67),無反應應答組65.5%(n=55)。

 
根據HiSCR的反應       

      
       OLE部分試驗的研究終點關注40周時的HiSCR反應率:      

  •  70.6%的應答組患者在OLE期間保持HiSCR反應

  • 41.8%的無應答組患者在40周周期中變為應答患者         
    因此,在9個月治療期結束時,完成OLE的患者中有56.3%的患者是HiSCR應答患者。


40周完成OLE治療期的患者的改善(所有患者)


        總的來說,完成OLE期的患者在40周試驗中的炎性結節計數與SHINE試驗第1天時OLE治療組的基線計數相比是持續改善的。所有計數均有相關性降低:  

  •  膿腫和炎性結節(AN計數)分別為-66.9%(平均)和-75.0%(中位數)           

  • 引流瘺管為-46.0%(平均)和-51.5%(中位數)             
     這些結果也反映在國際化膿性汗腺炎嚴重程度評分系統(IHS-4)中,這些患者的IHS-4評分改善顯著,與OLE患者組第1天基線值相比,變化為-54.5%(平均值)和-64.1%(中位數)。

      (國際化膿性汗腺濕疹嚴重程度評分系統(IHS-4):與HiSCR相比,根據所有炎性病變對患者進行評分。 在該綜合評分中,每個炎性結節計為1分,每個膿腫計為2分,每個引流瘺管計為4分。)    

  
     
 與應答患者組和非應答患者組相關的結果     

        與HiSCR觀察結果相近,在整個OLE治療期間,應答患者組(每4周使用800毫克IFX-1,低劑量)的炎性結節計數和IHS-4評分的改善很好的保持或略有降低。而無應答患者組(每2周使用800毫克IFX-1)在整個OLE治療期間始終表現出持續的改善。無應答患者組的改善尤其明顯,特別是那些此前在主要研究階段安慰劑組和最小劑量組中無應答的患者。             
 
        北卡羅來納大學醫學院皮膚病學副教授,醫學博士Christopher Sayed評價:“來自SHINE試驗開放標簽擴展部分的數據顯示,在完成整個9個月治療期的患者中,炎性結節顯著減少??紤]到在SHINE試驗中開始治療的患者中有近70%完成了擴展部分,因此相當大比例的患者在接受IFX-1治療后有了長期的改善?!?nbsp;        
 
        這項試驗的主要研究者,希臘雅典ATTIKON大學醫院的醫學博士教授Evangelos J.Giamarellos Bourboulis評論道:“我很高興地看到,SHINE試驗的長期擴展階段的數據證實了我們參與的IIa階段試驗中表現的長期的的有效性和炎性結節的減少?!?nbsp;

   
  
 IFX-1長期治療的耐受性良好


        IFX-1長期治療的耐受性良好。在試驗的OLE部分沒有藥物相關的嚴重不良反應(SAEs)的報告(5名患者中共報告了9例與治療無關的SAEs),不良反應與IFX-1劑量之間沒有相關性。           
 
        IFRX的首席執行官兼創始人Niels C.Riedemann教授說:“SHINE試驗開放標簽擴展部分的數據非常令人鼓舞,并證實了我們最近發表的事后分析的結論,即IFX-1具有幫助HS患者的巨大潛力。我們在評估后制定IFX-1治療HS的推進路徑,其中包括與監管機構的討論溝通?!?/p>


       公司對IFX-1具有良好的組織滲透性和靶向(C5a)介導的清除作用相關模型的藥代動力學和藥效學進行了深入的分析,表明與其他疾病的IFX-1血漿水平相比,HS患者的IFX-1消耗率要高得多,這可能是由HS的C5a轉換率非常高導致的。這支持了最近發表的事后分析結果,即使用高劑量IXF-1是必要的。
 
        IFRX計劃與監管機構討論SHINE試驗數據,并在完成數據庫加鎖和最終分析后,將研究結果提交給同行評審的醫學期刊進行發表。       

      
      (上述信息整理自IFRX官方網站公開發布的材料,詳細情況敬請您關注IFRX官方網站,具體內容以該網站發布為準)